“还挺难的。”9月8日,腾讯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eo汤道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等媒体采访时,这样总结过去5年做tob业务的感受。

五年前的“930调整”,腾讯新成立了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(csig),开始全面拥抱产业互联网,汤道生的身份也随之发生了转变,从toc业务转向tob。


(资料图)

汤道生说,这五年,是一个不断地摸索、试错、发现问题并改正的过程。“团队需要不断去学习,原来好多人都是带着toc的业务经验,但tob赛道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,商业本质、逻辑、成本结构、团队协作模式等等,都是不同的。”

一直以来,外界会看到腾讯csig不断的调整和变化。尤其是去年,腾讯csig做出了从追求规模到追求利润的调整,这意味着腾讯要从过去做项目的总集、摊收入的大头,变成聚焦做自研产品,同时更依赖生态,因为要把更多的服务、交付、咨询工作交给凯发k8登录的合作伙伴。

对csig而言,这是一次剧烈的调整,它不仅关系到腾讯在产业互联网的角色,更关系到内部团队的管理、考核以及工作体系。对此,汤道生表示,“我从来都没有犹豫过要不要走回头路,这么多年来,做健康可持续的业务一直是腾讯做业务、做事情的基本原则,在toc的时候是这样,今天tob也是一样的。而且,高级管理层高度一致。”

试错进化

聚焦产品和技术战略背后,是csig前几年的一些探索和试错。

几年前,csig刚成立,在市场上听到很多客户提出的各种各样的定制化需求,那个阶段,csig承载了很多大集成类的项目。

“当时我们收到很多定制化的要求,也在某些项目尝试投入非常多资源去实现,但是后来我们发现,做集成不是腾讯的优势。”汤道生说,“客户所处的行业是很专业的,腾讯未必熟悉,也没必要装懂。”

汤道生发现,csig拥有的其实是技术能力和产品能力,所以应该更聚焦把技术、产品做好,然后以被集成的方式去跟更多凯发k8登录的合作伙伴合作。比如,有些客户已经有服务商为他们提供dba(数据库管理员,database administrator)服务,那腾讯就没必要再去做dba的工作,而是可以跟这些服务商合作,为他们提供数据库产品和技术。

另外,汤道生指出,作为基础设施部分的云服务,其实已经是“红海”,云厂商的技术能力也没办法很直观地在iaas这个市场体现出来。但是在很多垂直的产品领域,如数据库、会议、营销服务、安全等,云服务厂商的技术能力能得到更好的展现和落地。

“这个模式我们执行了两三年,现在越跑越觉得,这是更能发挥腾讯优势的一种模式。”汤道生称。

“减脂增肌”

过去一年,csig做的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“减脂增肌”。汤道生告诉记者,他对“减脂”的理解就是提升效率。“这么多的团队,不同团队资源的分配差异还是蛮大的,放多少资源在销售,放多少在做交付,过去的标准和原则并不清晰。这导致我们去算人效、毛利时,会发现不同团队有很大的差异。”

所以,哪些地方效率低,哪些地方资源错配,csig就在哪些地方做调整。其举例称,csig的战略是做平台型产品,让平台型产品被集成,那在行业线里,有些研发团队做行业产品就是没必要的,甚至可能跟凯发k8登录的合作伙伴有冲突,这些就是所谓的“脂肪”。

“减脂”的过程,也能让每一个行业线有更清晰的指标,并把资源分配结构进行优化。“行业产品研发减了,就可以把资源挤出来,去增加服务客户的架构师,在合理的资源分配下,效率提升,肌肉也就锻炼出来了。”汤道生说。

谈到指标,汤道生提出,用来衡量业务发展的指标很多,简单粗暴去看一个大的收入数字并不合理,这个大收入数据也不是特别有代表性的指标,因为并不了解里面的结构有没有水分。

随着csig想清楚要走被集成的战略,那tob业务的指标也应该转变一下,围绕产品设定指标。“我更在意的是每个产品在所处行业能否做到数一数二,而不是把这么多产品混到一起,然后只看一个笼统的大指标。”汤道生表示。

比如盈亏平衡,这是整个csig在追求的结果。但在实际管理中,汤道生将其拆分为了不同的产品和不同的赛道。“有些产品处于发展早期,还需要培育,有些产品相对成熟,已经产生利润,所以很难把所有产品都拉齐用同一个指标去衡量跟评估。”

大模型应tob

9月7日,腾讯混元大模型正式亮相。汤道生也提出,腾讯将迈入“全面拥抱大模型”时代,以大模型生成技术为核心,人工智能正在成为下一轮数字化发展的关键动力,也为解决产业痛点,带来了全新的思路。

他表示,现在大家都喜欢从toc的角度去关注和使用通用大模型,这个关注点可能有些走偏。“我觉得,最务实的做法还是应该回到每个企业自身的痛点,比如降本或者增效,基于痛点,用行业大模型去解决问题。”

“很多时候,大模型的产业应用,可能不一定是天马行空的、很‘嗨’的场景,也许就是让你的凯发k8手机娱乐官方网站的售后服务更高效,能够更快解答客户的疑问,虽然朴实但是有用。”汤道生说。

腾讯对大模型的应用,首先是与现有业务结合。目前,腾讯云、腾讯广告、腾讯游戏、腾讯金融科技、腾讯会议、腾讯文档、微信搜一搜、qq浏览器等超过50个腾讯业务和产品,已经接入腾讯混元大模型测试。汤道生透露,由ai驱动的产品功能,会在今年陆陆续续上线。

但他同时强调,腾讯内部对大模型的管理也比较开放,很多产品接入了混元,同时也会针对业务自身的场景数据,做一些定制化的模型开发和精调。“腾讯做大模型,既有整合力量办大事的地方,比如说混元,公司只会有一个。但是针对不同的产业场景,其实需求差异蛮大的,我们会允许不同的应用,选择最符合客户需求的模型。”

而在服务外部客户时,csig也推出了“腾讯云maas服务”,企业可以选择混元,也可以选择开源大模型,或者是面向不同行业的行业大模型作为底座。

从商业化角度,汤道生说,训练大模型需要非常大的算力,现在的计算成本也挺高昂,这里会产生一定的收入。另外模型搭建和精调过程中,要用到的工具也能形成客户依赖,长期来看,这方面也会建立起可持续的商业模式。

“tob的技术以及市场渗透可能是以十年作为单位,大模型是一场马拉松,现在可能才跑到一公里。”汤道生表示。

(文章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)

推荐内容

网站地图